深圳防疫为啥做得这么好?亲历深圳14天隔离

人气:640时间:2022-06来源:【深圳餐饮票】

 他们都有美好的未来,疫情中逆行的深圳故事

  

  上周,我写了如何从封控中的上海,驱车1500公里,来到南国的深圳。

  

  很值得玩味和纪念的经历。

  

  那到了深圳之后,我又怎样了?

  

  提前报备

  

  任何人从中高风险地区前往深圳,都必须提前和社区报备。

  

  然后社区会有网格员和你对接,

  

  问清楚你的出发时间,到达时间,交通工具。

  

  到达当天,社区会安排专人专车接你,前往隔离酒店。

  

  避免疫情环境传播的风险。

  

  5月的上海,作为一个很特别的地区(新增过千但无高风险地区),

  

  去深圳,需要按照最严格的7天酒店集中隔离+7天居家/酒店隔离来对待。

  

  我的特别之处在于,以很少见的开车方式到达深圳。

  

  然后我和同伴在两个不同的区,

  

  所以两个区的网格员在两个不同的地方等我们。

  

  高速核查

  

  到达布龙高速ETC出口时,

  

  ETC钱扣了,但是不抬杆。

  

  享受到了后面一串车按喇叭的待遇。

  

  高速管理员让我靠边停车,

  

  做身份登记,

  

  同时问我们所在区的网格员姓名和电话。

  

  高速要和接我们的网格员联系确认,

  

  到底这两个人,提前报备了没有。

  

  半小时,好不容易确认完了,放行。

  

  奔向南山区的集合地,深圳北站-维也纳酒店门口。

  

  深夜11点的深圳,北站附近车水马龙。

  

  维也纳酒店门口停了好多大巴和商务车。

  

  都是来接进入深圳的隔离管控人员。

  

  同伴顺利地上车,我松了口气。

  

  深夜等我的小哥

  

  送完同伴,我才拿起手机,网格员给我打了N个电话。

  

  我赶紧回拨。

  

  深夜11点半,

  

  网格员等我半天了。

  

  我的约定到达时间,从一开始的21:30,一路推迟到23:30,

  

  心里挺不好意思的,都半夜了。

  

  赶紧停好车,拖着行李,终于见到了网格员。

  

  看着也就25岁左右的小哥。

  

  真挺意外的,

  

  在我印象中,在上海接触到的社区、街道的男性,

  

  没见过这么年轻的。

  

  攀谈

  

  小哥确认了我的身份后,马上给防疫转运车打电话,让司机来接我。

  

  然后小哥用标准的广普和我聊起来:

  

  哎呀,你终于来了呀。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怎么不接哈。

  

  我还怕你半路上出点啥事情。

  

  真的不好意思啊,刚才在北站开错路了,一头汗。

  

  而且深圳半夜堵车很厉害啊。

  

  这都快12点了。

  

  周末嘛。你们上海怎么回事呀,怎么那么久都还没清零哈。

  

  是哈。我经常两头跑,深圳管控的速度确实是很快。

  

  对呀。

  

  我看新闻里上海都搞了快3个月了吧,怎么一开始不封控啊。

  

  太久了呀,老百姓还怎么搞钱啊。

  

  我有点语塞,我能感觉出小哥的话并非恶意。

  

  但我真答不上来,转移话题吧。

  

  确实太久了,我都被隔离疯了。

  

  是啊,谁受得了隔离那么久啊。

  

  要我也要疯啊。

  

  转运车终于来了,

  

  一辆别克GL8,

  

  上面贴着防疫专用车辆的贴纸,

  

  时钟也指向了0点。

  

  小哥递给我一个N95口罩,一副一次性医用手套说:

  

  给你个新口罩,手套你也戴上,车上消过毒,但以防万一。

  

  然后站在一旁给我和转运车拍照,做记录。

  

  我再次表达了迟到的歉意,

  

  向小哥挥手道别。

  

  酒店

  

  一上转运车,嚯,吓我一跳。

  

  和20年时候深圳的出租车一样,用隔膜隔起来了。

  

  隔着口罩,鼻孔里都是消毒水的味道。

  

  师傅也不容易,接完我之后,还有人要接。

  

  来到酒店外,我有点惊讶。

  

  隔离酒店外面全部用铁板隔离了起来,一看就明白用途。

  

  走下车,才是刷新我认知的开始。

  

  边上等我的大白,让我把箱子放在一个架子上,然后开始喷洒消毒液。

  

  还好随身的包不用如此。

  

  拖着箱子走到大堂入口处,

  

  一个桌子,

  

  一台X光机,

  

  空无一人。

  

  我有点搞不明白这算是啥套路。

  

  突然头顶上说话了:

  

  你马上就要进入隔离酒店了。是否能够遵守防疫法规要求?

  

  我有点呆,没反应过来。

  

  喇叭又重复了一遍。

  

  我反应过来了:

  

  会的。

  

  你可以走进去了。行李过一下机器。

  

  怀着忐忑的心情,

  

  走进了如同生化实验室般的大堂。

  

  强烈的不安笼罩着整个脑海,

  

  感觉像一只实验室里的猴子。

  

  声音依然从头顶传来:

  

  8718房间,房卡自己拿。

  

  但是8718房卡没有了。

  

  我四处找到底谁在和我说话,

  

  终于透过透明薄膜,

  

  我看到了前台小哥在薄膜的另一侧。

  

  大白大叔赶来,在喇叭音的配合下,

  

  我终于拿到了新房卡。

  

  (前台小哥在左侧隔离墙内)

  

  房间

  

  出了电梯,强烈的实验室生物感,笼罩着我。

  

  房间在走道的尽头。

  

  进了房间,终于感觉自己有点像人了。

  

  尽管鼻孔里仍然都是消毒水的味道。

  

  房间还是挺不错的,是普通酒店改的,不是专门的隔离酒店。

  

  但窗上的这把锁,还是让我明白,我是被隔离人员。

  

  电话响了,前台小哥给我详细讲了隔离的各项注意事项。

  

  需要查看和签字的20,30页的隔离文件袋(一沓文件,4个口罩,1包湿巾,1张14天腾讯视频会员)。

  

  最后小哥说,

  

  太晚了,没有晚餐了。

  

  门口的泡面,您饿了将就一下。

  

  晚安。

  

  2:00.

  

  餐食

  

  隔离的饭菜,都是统一配送的盒饭,酒店本身不开灶。

  

  早餐,基本是一个鸡蛋,粥,炒粉/饺子,红薯(不固定),加一个奶或者乳酸菌。

  

  20块一餐。

  

  午餐晚餐,两荤两素一汤,米饭,外加一个水果。

  

  40块一餐。

  

  这价格,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我吃了7天,整体感觉,

  

  早餐反正就这样,都差不多。

  

  午餐晚餐,有几顿是不错的,

  

  也有几顿,比较差。

  

  不能自己点外卖餐食,

  

  不能点零食,

  

  只能点奶制品及水果。

  

  本身也没打算在隔离酒店中能吃到山珍海味,

  

  既然选择了来深圳,

  

  那就得按照深圳的规矩来,

  

  该吃就吃吧。

  

  反正7天的倒计时,很快。

  

  居家隔离

  

  7天酒店集中隔离之后,还是一辆GL8,把我送回了住所。

  

  然后开始7天居家隔离。

  

  所谓的居家隔离,

  

  就是上门磁,

  

  装监控摄像头,

  

  不能出门,

  

  也不能进人。

  

  定时有人来给你做核酸,

  

  每天指定时间开门放垃圾。

  

  三餐时间可以开门取门口的外卖。

  

  门上贴了整整5张纸,

  

  消毒记录表,

  

  保安巡查记录表,

  

  紧急联系方式表,

  

  网格员巡查记录表,

  

  网格员派出所紧急电话表。

  

  能吃到外卖,

  

  真的是一种幸福了。

  

  在上海70天都是自己开灶,

  

  在酒店7天都是盒饭,

  

  所以第一顿我就先来了个烧烤。

  

  人生啊,

  

  将近3个月,才吃上一顿烧烤。

  

  我看着羊肉串,

  

  一种前世里是亲人的感觉,

  

  涌上心头。

  

  做核酸

  

  实话实说,虽然在上海隔离期间,做了近30次核酸。

  

  但深圳隔离期间的核酸,

  

  还是把我吓到了。

  

  在酒店的7天,

  

  每天早上,两位大白护士,会推着车,挨个敲门。

  

  然后呢,说是一次核酸,其实是双检。

  

  嗓子一次,鼻孔一次。

  

  都是非常认真的刮到位,戳到位。

  

  戳鼻孔,我没有一次不流泪,不打喷嚏的。

  

  离开酒店前最后一次核酸,更是刷新了我的核酸观。

  

  大白说要做双检。

  

  我说什么双检?

  

  就是做两次。

  

  两次口腔,

  

  两个鼻孔。

  

  还没完,把手机拿过来。

  

  拿手机干什么?我懵逼了。

  

  看粤康码?

  

  拿到门口,大白对着手机正反面做环境采样。

  

  我当时有点瞠目结舌。

  

  这检测措施真的是太周密了。

  

  做环境采样,明显是为了补那0.01%的可能性。

  

  就是有人可能是阳性,一路通过喝热水啥的各种神奇办法混过核酸检测。

  

  而环境采样则是最后的底线措施。

  

  而居家隔离,

  

  一样是口腔和鼻孔双采,

  

  戳鼻孔戳得比酒店还要狠。

  

  有一次戳进去,我瞬间有一种棉签要从我后脑勺冒出来的感觉。

  

  真心怕了。

  

  有必要么?

  

  最近这半年,我前后3次被隔离封控。

  

  1月份,14天;

  

  3月至5月底,70天;

  

  深圳,14天。

  

  上半年也就180天,

  

  我98天被关着。

  

  身在上海时,对于奥密克戎的危害,以及对于防疫政策,大家有各种各样的想法。

  

  感冒论,香港成功学,无法清零说。

  

  相当多的人,普遍认为问题不大,但是封控措施太严苛。

  

  而到了深圳,面对更严苛的全方位防疫隔离措施,让我不得不自问:

  

  我是不是面对的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病毒?

  

  病毒还是同一个病毒,

  

  但是两地的态度,

  

  不是同一种态度。

  

  在思考多日后,我选择认可深圳的这种杀鸡牛刀的方式。

  

  因为,

  

  只有这样的态度,才能最大限度地防止病毒外溢。

  

  深圳自从四月中清零后,再也没有发生过本地确诊。

  

  每天大量的境外航班,香港入境人员,供港物流,这压力绝对不轻。

  

  只有这样的态度,才能让所有人都意识到病毒的严重性。

  

  如果防疫松松垮垮,那老百姓也会觉得这病毒没啥事。

  

  万一要有了疫情,基层、百姓的响应速度,配合力度,都要打折扣,不利于控制疫情,降低损失。

  

  只有这样的态度,才能让本地企业和本地百姓感到安全感。

  

  防疫不单单是防病毒,更是保经济、保就业、保民生。

  

  大规模、长时间封控给经济和民生带来的损伤,大家都已经看到了。

  

  所以防患于未然,对于当地吸引资本,吸引人才,促进经济增长,都是有好处的。

  

  态度决定一切。

  

  很多人说,新冠疫情即将结束;

  

  又有人说,秋冬又会有一波新疫情爆发;

  

  还有人说,猴痘要开始流行爆发了。

  

  现在各种各样,正的反的,阴的阳的声音和消息,

  

  特别多。

  

  这世界波云诡谲,

  

  这世界正在巨变。

  

  我没有上帝视角,

  

  可以剔除杂音,

  

  可以明辨真伪,

  

  可以洞明万物。

  

  所以,渺小的我选择,

  

  相信国家,

  

  配合国家。

  

  这就是我对自己,对他人,所能做的事情。

  

  我在上海解封前夕离开的决定,

  

  是对是错,

  

  无关紧要。

  

  重要的是,

  

  这数年的疫情考验,

  

  我们最终,

  

  会是胜利了?

  

  还是什么?

  

  所得所失,

  

  皆值得去琢磨。

  

  还是把一切,

  

  都交给时间,

  

  来给出最终答案。

  

  谨以此,纪念连续84天的隔离生活,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