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圳经历台风“山竹”有感

人气:443时间:2022-07来源:【深圳餐饮票】

  从香港转停深圳当天,我的移动手机和联通手机就连续发来短信,警示第二天(即9月16日)强台风“山竹”会经过深圳,提示做好安全防护。

  

  已经很久不怎么看电视的我,当晚在妹妹和妹夫家盯着新闻,不断了解台风的消息。

  

  当时给我的感觉,深圳对该台风的到来已有充分准备,在电视节目里不断提示市民需要注意的事项。妹妹和妹夫告诉我说,他们来深圳快20年了,经历了多次台风,觉得这次台风尽管强劲,应该也不会有多大问题。他们的镇定,给长这么大第一次近距离感受台风的我是一种很大安慰,尽管心里也是慌慌的,但外表也努力让自己显得镇定,这一天,我没敢和北京的家人说起台风“山竹”会掠过深圳的消息,生怕他们担心。

  

  9月16日上午9点左右,深圳的天空开始暗下来,我们赶紧将家里所有的门窗都紧紧关闭(这一点在台风发作期间非常重要)。没有多久,雨点落下,风声夹杂着大雨敲打着窗户。我往窗外望去,我们居住周围的深圳街道上稀有人烟,知道大家应该和我们一样,都静静地待在家里,静等台风“山竹”尽过离开。遥想着香港的大姐和大姐夫家比我们还更接近台风,所以在微信群里始终和他们保持着联系。香港大姐和大姐夫是经历过一些世面的人,在群里也用了“恐怖”之类的词,可见这次强台风“山竹”的巨大破坏性。

  

  妹妹在家里录下了一段关于台风的视频,真实记录了那一天发生的部分情景:

  

  尽管当时心里还是有些害怕,但我知道,除了默默地等待台风过去之外,我们也做不了什么。我努力让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电脑上,照常处理着我的文案。尽管窗外的风声雨声一阵紧似一阵,但家里既没有停电,也没有停水,与外界的微信联系也没有断,表面上一切平静。

  

  可是这种镇静大约在11点前后还是被打破了。随着风声雨声的不断加大,天空更加灰暗了,家里的电脑和桌子出现了轻微摇晃,担心和害怕再次涌上心来。我真的不敢想象,在这样大风大雨里,假设哪家的窗户或门没有关紧,那灌进家里的风真的保不准会立即将人吹走(后来也确实得知,妹妹家楼下五层家里的窗户就被大风吹碎,有的家窗户被吹得变了形),而他们在深圳的一位朋友家里的门就被大风吹倒了,这是他们事后发来的照片,情形确实有些惨烈。

  

  妹妹可能感觉到了我的担心与害怕,她告诉我说:咱们家所有窗户和门都是进行过再度装修的,应该不会有问题。姐姐你只管安心睡大觉就是了。

  

  妹妹和妹夫看来确实是经历这样的事情多了,两人竟然很快就无事般安然入睡。我也觉得怕没有任何用处,让自己也安静地躺到床上。

  

  一开始,无论如何睡不着,那风声、雨声,如同雷鸣般不断冲击着耳膜,感觉人在这样巨大的自然灾害面前,是那样的无助无力。

  

  无法入睡间,我让自己转移注意力,脑海里想到当年四川汶川地震发生后,自己每天加班到深夜三四点的情景,想到先生当时每天无怨无悔近黎明时分接我回家的情景。也猜想得到,在这样的天灾面前,一定有许多人坚守岗位在进行着所有的灾情预防......天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安慰,我竟然也在这风雨交加的强台风正劲时很快也睡着了。一觉醒来,风依旧、雨依旧,但心情却全然没有了中午前后的紧张与恐惧。

  

  夜幕降临,风开始渐渐的小了,雨依然还在下。从楼下传来阵阵的电踞踞树木的声音,想来是深圳市政府人员正组织人力物力在恢复交通。其实那会儿强台风余威尚在,这些为了方便他人还在操劳的人们,是多么该享受大家的尊重啊。

  

  从台风过后第二天晚上我们下楼时见到的这个情景来看,当时台风的破坏性确实比较大。妹夫告诉我说,平常他经常会在这棵大树下走过,是一棵能给四周带来不少阴凉的大树,就这样在台风的肆虐下夭折了。说这话时,妹夫的脸上遗憾满满。

  

  散步期间,妹夫告诉我说,深圳市政府会对这次强台风造成的车辆损害承担保险赔偿。对此,我有些不信,因为强台风属于不可抗力,深圳的福利应该是做不到这个份上的。

  

  图为我们看到的部分损害场景。

  

  亲眼所见了,更加对台风当天造成的损害有了切肤的感受。尽管昨天几乎下了一天的雨,但周国街道没有任何有过多积水的地方,周围的深圳人,有的在店铺里正常营业,有的在清理现场,有的人和家人一起在夜幕里散步,每个人的脸上没有恐慌,全部都是极其自然的,只不过走路时会对高楼附近有一点点小心,但无论是谁,见不到任何担惊受怕的影子。至少在妹妹和妹夫家周围,人们很快进入到正常的生活秩序当中了。

  

  就在刚才,妹妹给我转来一篇文章,意思是深圳对这场不可抗力的赔偿方面的内容。看来,昨天妹夫所说和今天妹妹所转发的信息应该不是空穴来风了。我截取了那篇文章的部分内容如下:

  

  一个城市的政府,在巨大的天灾面前,来时有准备,事中有应对,事后有补偿。浩劫之后,一切能够很快恢复正常,想来背后一定是有缘由的。

  

  截止到我完成这篇小文之时,深圳已经完全恢复到正常状态。

  

  难怪,和妹妹及妹夫相处的这些日子以来,他们两人始终没有说过一句关于深圳的坏话,想来,也绝对不仅仅是他们的一已之见了。

  

  我好像也再一次地重新认识了深圳。我禁不住在想,假若我是深圳人,我会不会也很快就会爱上这座城市?